• 站点:
  • 深圳
全国咨询电话:0755-26011234   13530031936   13823166234  
服务热线 135-3003-1936
新闻中心 News
News 留学分享
作者:
发布时间: 2017 - 03 - 21
点击次数: 125
在英国,除本科外,决定能否拿到博士的关键就在于硕士课程的学习。英国硕士阶段的授课类型分为授课型和研究型两类,若想直升博士,研究型硕士课程是最佳的选择,不但会有大量的学术研究时间,并且还能在研究期间写出研究报告或论文以及去其他公司实习的机会等等,这些都能为未来博士课程的学习打下完美的基础。但申请该类型课程还必须关注专业与申请方式。 在英国,不是所有专业都适合向研究型硕士学位转型。英国共有两种较为常见的研究型硕士学位:第一种名为哲学硕士(MPhil,全称Master of Philosophy),该学位学制为2年,一般包含文科或人文社科类专业。该学位的申请条件与博士学位并无差别,都需要申请者有一定的专业研究背景以及一份极为重要的Research Proposal(自己未来学习阶段的研究计划)。这份计划在一定程度上决定着申请的成败,所以大家在准备时一定要认真完成。第二种名为研究硕士(MRes,全称Master of Research),学制为1年。这类课程与MPhil相比上课时间较少,主要以研究为主,同时会有论文写作,相关行业实践的机会。MRes课程并非任何一个专业都会开设,一般包含工科和理科类专业。MRes的教学方式是中和了教学与研究,既教给学生相关知识,也会向学生传授研究方法。最有特点的是最终的论文课题(project),通常由学生所在的实习公司或项目负责人来分配与实习工作或是研究相关的Project。经过这样全面的教学方式,可以帮学生们从无研究背景慢慢培养出自己的研究能力和技巧,为今后更深层次的学习打下坚实的基础。 已经完成或是正在该阶段中奋斗的同学可以着手博士学位(PhD)的申请准备。英国博士课程学制时间一般是3-4年,申请时需要学生优秀的语言能力、相关领域背景及本科和硕士学位。以华威大学的金融专业为例,若有同学想要申请该专业的博士课程,则需要在本科和...
作者:
发布时间: 2017 - 03 - 21
点击次数: 62
乔治·布什 (George Bush) 与副总统理查德·切尼 (Richard Cheney) 在白宫当政的那八年里,人们开玩笑的说,从耶鲁 (Yale) 毕业能当总统,从耶鲁辍学能当副总统。  虽然耶鲁申请很艰难,然而每年来自中国申请人对耶鲁本科的申请热情,愈来愈热忱,因为大家相信耶鲁文凭能带来一生的成功、幸福与意义。  就像他们在美国与其它国家的同伴们一样,所以申请人、和幸运的被录取的中国学生,似乎一辈子都在为了进入常春藤而努力。他们每天花两小时练钢琴、花一小时学游泳。他们不仅会解最难的奥数问题,而且还自学计算机编程。在北京四中、复旦附中或南京外国语学校里,这些学生往往是学生会主席;他们在艾斯特(Exeter)、安多佛(Andover) 或者 霍奇基斯(Hotchkiss) 高中交流学习了一年,在青海的孤儿院当过志愿者,同时还上着最难的课、维持着完美的成绩、并拥有着2300以上的SAT分数。或许他们缺少睡眠,也没什么朋友;或许他们总是身负压力,并且没有安全感;但他们知道,只要进入了耶鲁就成功了,就不再会感到如此的孤单与忧伤了。  然而,事实真是那样吗?进入耶鲁或任何一所常春藤学校,对一个人的成功究竟有多重要?我们都知道进入耶鲁能获得什么:引人注目的履历;有钱、有名、有权的同学与朋友;以及最好的大学教育。可这一切的背后有没有代价,又需要怎样的付出呢?  18年前申请耶鲁大学时的我,就像今年的中国申请生们一样,相信进入耶鲁就是一切的答案。于是我上了学校里最难的课,在上学与回家的地铁上背SAT单词,加入了足球校队,当上了校报编辑,并且每天只睡四个小时。 在最后,这一切的压力与孤独似乎都是值得的,因为耶鲁和我仿佛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在进入耶鲁后,我钻研最深奥的书籍,面对了最苛刻的教授,并且发展出了高度的分析智能 (analytical in...
作者:
发布时间: 2017 - 03 - 21
点击次数: 67
艾伦·布卢姆在《美国精神的封闭》中说:“对于一个十几岁初次离开家门,行将踏上通才教育征程的青少年来说,今天一所第一流的高等学府将给他以什么样的印象呢?他将有四年的时间去自由地发现自己——他步入到一个空间中,以往贫乏的知识荒漠被他逐渐抛在了身后,而获得学士学位后那种乏味的专业训练尚未来临。 在短短的四年中,他必须了解,在以往他所知晓的那个小小的世界之外还存在着更为广阔的天地,亲自领略它的乐趣,充分汲取知识的营养,以支撑自己去征服那片注定要穿越的知识荒漠。只要他想要获取任何高水准的生活,他就必须这样去做。如果他的选择不仅仅限于那些当时流行的或者是职业发展所提供的内容,而是关注那些能够使他自身全面发展的选择,那么大学生活是令人神往迷醉的,他可以成为自己所期望成为的一切,去观照和思索自己的种种选择。 对于一个美国人来说,大学岁月的重要性是怎么估计也不会过分的。它们是使他文明开化的唯一途径……面对这样一个行将接受教育的人,我们必须思考这样一个问题:如果他能够被称为受过大学教育,他应当学习什么?”作为美国、也是全世界第一流的高等学府,哈佛大学让本科生们学什么?哈佛传统的“自由教育”的基本元素是什么?他们的通识教育又经历着怎样的变化呢?本文摘编自《大学的精神:教育是让一个人成为最好版本的自己》。  01、哈佛人都在学什么?据说,在每个哈佛人的一生中,都会出现这样的时刻,他或她突然意识到哈佛的魅力。我想很多人的那个瞬间是在拿到长达上千页的选课单,为自己选择在哈佛的第一门课的时候。2013年哈佛新的通识教育计划正式推行,重新划分了学生需要涉猎的八大知识范畴领域,艺术与诠释、文化与信仰、经验推理、伦理推理、生命系统科学、物理世界科学、世界中的社会、世界中的美国,共计400多门课程。如果说,大学教育的价值在于为一个人的一生提供一个时间段,在此期间,他的求知...
作者:
发布时间: 2017 - 03 - 21
点击次数: 50
1998年得到了耶鲁大学本科的奖学金。 耶鲁的四年,我学习的课程范围很宽,经济学、德语与德国文学、数学、英语文学等,但在学业上我最投入的是历史。我在耶鲁选的十门历史课程包括古希腊史、古罗马史、欧洲中世纪史、宗教改革、18世纪与19世纪的欧洲思想史、俄罗斯现代史和德国现代史。 当我告诉国内熟人我在耶鲁学历史时,很多人的言谈话语中好像我是个懒人,想逃避自然科学与工程类的科目,或者是个学不了计算机与电子工程的失败者,还有人奇怪我为什么选择了这么一种不实用的学科。 这里的熟人,许多人是华人,这两种看法反映了很多中国人对人文学科的根深蒂固的偏见:这是极为错误的。 在美国的一所著名大学学习历史,既不轻松,也并非不实用。从某种意义上说,我是通过克服学习历史遇到的困难而学到了对我来说最重要的东西。比起我原来在清华大学生物化学专业上一年级时的经历,或是在清华附中理科实验班的课程,耶鲁的历史课赋予我的挑战要大得多。在耶鲁苦读四年之后,我的学识获得了极大的充实。 耶鲁的大多数历史课程每周都要上两三次大课,参加一次讨论课,还要完成残酷的200页乃至更多的阅读。每学期有期中和期末考试,还要提交两篇论文。 开始时就连听课时记笔记和按时完成阅读,都令人望而生畏的挑战,写论文就像是恶梦一般。 通常,从论文布置下来的那一刻起,我的麻烦就开始了,论文的题目是不确定的,比如:“自选有关古希腊史的任何一个题目”、从50本有关中世纪史的书中“自选一本写书评”,或是“从卡尔·马克斯的《资本论》与法国思想家阿列克西·德·托克维尔所写的《论美国的民主》中选出的章节进行比较与对照”。 而最终要达到的是,一篇论文有着前后呼应的论点,这些论点从很多书籍或刊物文章中得到论据与相关思想。 对于这样的作业,不言而喻...
作者:
发布时间: 2017 - 03 - 28
点击次数: 79
L同学,一年前,以2230分的SAT成绩被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经济学专业录取。然而就在年前,他被UCLA劝退了。为什么? 因为几乎所有的功课考核包括课程小论文、平时小组作业、学期演讲、期未笔试,这些作为课程成绩必不可少的因素,L同学完全不能按要求完成,并非他不想完成,而是他无能力完成。为何如此高分进入名校却无法完成功课?他在出国前后究竟都干了些什么? 出国前,每天10小时刷SAT试题在某个知名中介的鼓励下,为了能获得申请名校的资格,L同学自高二起每天都会花至少10个小时的时间完成各种SAT模拟试题,加上兼顾复习托福的时间,高二和高三两年,他每晚都只有6个小时的休息时间。他一共背了超过200篇范文,重复做过4遍SAT历年真题和模拟题,终于在SAT考试中考了2230分(旧SAT满分2400),再加上托福107分的高分,他被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录取了。 入学后他遇到了什么情况写论文动不了笔,而论文成绩在期末成绩中占30%。虽然托福与SAT分数很高, 但死背范文,不能灵活运用, 脑子里缺乏相应的知识,写作技巧也并未真正掌握,这些知识与技能上的缺陷很快就暴露在L同学的大学学习上。他甚至不明白老师的写作要求,因为听不懂课,所以论文的写作方向都无法确定。同学们去图书馆有正对性地翻阅摘录自己需要的资料,而L同学心急如焚,无从下手。 L同学无法融入小组学习(小组作业在每门课程整个考评中占25%)。     在美国,小组作业占整个考评25%的成绩,它要求学生自己寻找合作对象,组成一个五人左右的小组,进行半学期的学科研究,最后完成30分钟的学术演讲。而这些程序,L同学因为总是不明白,他找不到合作的同学,即使老师为其安排,他也出不了好点子,实质上他的知识与语言使他既出不了好点子,也无法表达出来。总是傻笑呆坐,让小...
作者:
发布时间: 2017 - 03 - 21
点击次数: 54
In 1998, I received a scholarship to study for an undergraduate degree at Yale University. During my four years at Yale, I explored a broad array of subjects: economics, German language and literature, mathematics, English literature, etc., but the subject I was most committed to intellectually was history. The ten history courses I took at Yale included ancient Greek history, Roman history, medieval European history, the Reformation, the European intellectual history of the 18th and 19th centuries, and the history of modern Russia and modern Germany. When I told other Chinese that I was studying history at Yale, many talked as if I were a slacker evading science and engineering programs, or a loser who couldn't make it in computer science or electrical engineering; others wondered why I h...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地址:中国·深圳·南山区深圳湾1号T6-7A
电话: 86 0755-2601-1234
传真: 86 0755-2601-1234
邮编:330520
Copyright ©2005 - 2013 前海大翰留学教育咨询服务(深圳)有限公司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
手机云网站
微信云网站
X
3

SKYPE 设置

4

阿里旺旺设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5

在线咨询

  • 13530031936
6

二维码管理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等待加载动态数据...

展开
手机云网站